😺貓

基本上我是一個樂觀主義的悲觀者和一個悲觀主義的樂觀者,我是雙重的、兩面牆的,有著拉伯雷式的笑和赫拉克利特的哭。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重度的孤獨患者

我好無聊

😺貓

?那要跟我一起看書?還是要等我發文?

重度的孤獨患者

我看著妳看書

😺貓

好啊,那追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