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酒6號

誰不是低頭既渴望享受著犯賤的情慾,又舉頭仰望著柏拉圖式的愛情,矛盾掙扎地,趁著年輕的紅利,匍匐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