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慮

其實可以把編曲想像成編曲者對於原曲的詮釋,什麼地方要加上弦樂,什麼地方的鋼琴彈法是怎麼樣 打字那一頭的你說著,好像可以看見你認真說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