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慮

只要離開的夠久,所有人最後都會成為一個模糊的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