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Kao

有點想抱怨,有點不進入狀況,正想不情願的站起來。 你的手卻壓在我後腦勺,不但無法離開,還有點呼吸困難,困難到我有點害怕,這時候明顯感覺陰莖脹大,而你的手停止擺動,變成一股腦壓迫,我沒辦法好好跪在地上,左腿往後伸直掙扎,窒息感讓我流下口水和眼淚,拼命掙扎你還是持續壓迫和發出低吼,最後的最後你終於鬆手,我沒有離開,繼續舔著陰莖發出喘息和啜泣聲。 你恢復禮貌把我頭抬起來確認:「妳不舒服嗎?」 我點頭。 「妳會不高興嗎?」 我搖頭。 你摸摸我的頭,抱抱我,重新把陰莖放進我嘴裡說:

Miss Kao

#「妳現在要好好吃了嗎?」 「嗯。」 「很乖。」粗魯的手轉瞬變的溫柔,輕輕摸著我的臉和頭髮。 捻熄手上的煙,你輕鬆靠在椅背上,發出舒服的聲音。 我腦袋想著你剛剛說的話。 「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賤,沒有人敢這樣對妳。」 邊想邊認真的含著陰莖,用力由下往上,舔它下方那條線。 適當力度捧著睪丸。

妳喜歡刺激的性愛嗎? 我不喜歡一層不變的性愛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