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慮

生命的軌跡有時不是自己所走出來的 有時候是周遭的人所推擠出來的脈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