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慮

城內的人想著出來,城外的人卻想進去 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角色永遠只是一體的兩面 趙辛楣對方鴻漸說 你不討厭,但全無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