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慮

對於自己的成見,總是太容易視之於隱形 因為太在意眼前的瑣碎事情 以致於讓自己變的有點盲目 生活很多事情就像根永遠難以抓住的骨頭 我卻像條狗般地永遠追逐著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