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這個世界不缺說幹話的人,可以多讀點書嗎? 文字是一個很性感的東西,可以這麼無趣也是蠻佩服的。 在一個充滿便捷的年代,我們連表達都有困難。 腦袋裡能描述的字眼少的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