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

喀咔 我:阿娘?怎麼突然回家了,叔叔哪裡?如何了? 娘:他...不太想講,晚點說吧 (阿娘一臉疲憊) 我:好,那無悔扶妳去休息如何? 娘:沒關係,我想坐會... 娘:倒是妳,妳又熬夜寫文了?不然這個時間妳怎麼醒著 我:...沒有啦,就挺多靈感的,所以想趁著新鮮,趕緊補上 娘:唉

無悔

娘:妳自己的身體妳自己知道,妳已經越來越困難了,要保重自己

無悔

我:放心,我有分寸,我只是想盡快完成當上真正小說家的夢想。 我想要聽到人問起,妳是小說家嗎? 我能自豪的回,對,我是出了書的正經小說家

白冷風

無悔

白,謝謝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