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叫馬賽克🖕🏼趕羚羊

右手側腕上的長疤。 是我留給自己 最後的嘲諷。 也是,我自己都不甚在意了 何況是當時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