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 癍瑟羅

是我太厭世還是我把事情都看得太仔細,但我是那種喜歡幫陌生老人拿東西撿東西的人,我自認我不是厭世,我反而很愛世,可是世界上同時有太多東西我有意見了你們懂嗎?但是平常我會刻意迎合人,讓我的回答只有yes no而沒有填充題,這樣子人家不喜歡我也不至於討厭我要針對巴,可是有時候不發聲的人都會被當作怪人,但確實也是怪人呢

艾 癍瑟羅

所以迎合他人其實從來沒有替自己遮掩掉什麼,只是從一種不被喜歡的人變成自己覺得比較好但也不被喜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