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

戀不戀愛都很好 戀不戀愛也不好 可我現在想到戀愛就覺得難過 不戀愛又覺得自己孤單寂寞 徘徊兩者之間 把最討厭的曖昧 當成了生活裡的美好調味 難怪她們說 曖昧不明的美好是微酸澀的甜 道不破說不明才是最好的距離 但首先,先給我一個別讓我幻滅的曖昧對象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