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More

樂團台上,各立了無夢不應該跟輸贏放一邊的立牌,不知怎麼就覺得很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