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O

你的墓,沙土之下眼眸之內。 他人未解。 而我未知的是四季光景會否隨之乾涸。 同盟半解。 秘密如今像似廉價簡易的傳聲筒。 空蕩在你我的日子聲聲轟鳴。 風切裂過就剩雜訊,可不記得抱怨聽不清的是誰。 掘開你的墓以為一切自以為。 而日光嗡嗡作響。 頂樓的門我忘鎖了。 就也忘記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