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厚礫缸栽

To R, 謝謝妳把我解禁了,就像當初謝謝妳願意讓我加妳的私人聯絡方式。現在的妳仍是翩翩起舞的蝴蝶,只是在妳的主觀認定而我的被動離開之後,我成了折翼的蜜蜂,並將斷翅留在美好的遺憾裡,那個部份會永遠屬於妳,至少在我的記憶中。 對妳還是一樣的關心只是方式已經有所不同,畢竟妳讓我認為,我始終什麼都不懂,所以這次,不打擾,是我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