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厚礫缸栽

在妳挑明了我們該有的關係跟距離之後,我才抱著遺憾跟些許的惆悵繼續觀望跟找尋其他可能的期待或遊戲,但對妳的關心和溫柔沒有變過,只可惜我的那些最終只獲得了「廉價」的評語。 是,妳的確有條件吸引眾人注意,我在妳眼裡變得只是到處瞎蹭的男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