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憂鬱去旅行¥

我的生命, 好像從來就不屬於哪裡, 也沒有哪裡屬於我。 找不到一個安心的停靠, 無止盡的漂泊。 在人生的旅程裡, 我是那遊蕩不停的浪者, 只能倚著自己 怯怯地短暫歇息。 就倚靠自己吧, 那是唯一的實在。 不能夠明白的屬於誰, 但總能夠 屬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