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菸民,肺癌末期。

活得像是喧囂中的寂寞,那另人羞愧的視線。我得一手抓著樓梯爬上樓,震耳欲聾的回憶在腦袋回想;車水馬龍的車潮,每次突如其然的關懷,只是想要個藉口,在此刻,生跟死沒有任何界線。

緣份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