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多問 也不敢走得太近 我想告訴妳 你洶湧的淚水 已經將我的心都搗碎 我悄悄的走 你該哭個夠 這是唯一可以放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