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

緩緩放下了威士忌杯,裏頭冰塊撞擊發出了聲響,琥珀色澤的高度並不高,方才只小啜一口,那種洋酒的辛辣味便從喉間竄了上來,緊接著是初次喝根本喝不著的麥香味,然後滿意的呼一口氣。 有人說酒很苦,有人說酒哪有人生苦,要我說的話,有苦有辣有甜有香,不就是我們經歷的麼? 要美一些的話,就再放上一首老情歌吧。最好續上一個下午的時間,回味。

只是路過

呃....威士忌加過冰塊好像並不辣耶!

月

比較不辣吧,對沒在喝的還是很辣口,只是冰塊會讓它更順。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