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菸民,肺癌末期。

我好像從來都沒跟老楊說過我愛他,今晚不知道抱著他睡的時候有種情緒直上心頭,就著他的沈重且緩慢的呼吸聲,輕輕在他耳邊訴說,雖然我們還不太熟悉某些時候對方的存在,我甚至會因為突然的任性而和你大小聲。你妹妹曾經問過我,我為了什麼而和你在一起,太突然的問題,我反而說不上來,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出自於同病相憐也不是出自於同情,而是你在我脆弱的時候會抱抱我,會告訴我:任何事都應該直面它。這是我傾心於你的原因之一,但為何愛你,就覺得不愛你好可惜,可能是抱著你都會有溫柔湧上心頭吧。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