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厚礫缸栽

有時候想念,需要奠基在真正的分離上,比如帶著濃情的生離,或骨肉之親的死別。老爹走後的這幾年我還在不斷地找回自己該有的樣子,只是鮮少提及想念,多數時候我會用講述他很多很多的故事來代替,雖然我更想知道的是來不及聽他親口證實的片段。從小就被智商超過160的人說聰明是很沒有說服力的一件事,直到這幾年才發現原來110到120之間是多麼地尷尬,真正聰明也說不上,但學東西又比一般人快一些,如果不被肯定與認同,還能很輕易地找到讓自己自在的方式,騙自己這就是世界。

髒鞋油

👍🏻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