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厚礫缸栽

上一次發文後的48小時不到,我就成了自己的世界中第一個April fool,開我玩鬧的,大概是命運吧。淺淺的失落感跟窗外的雨聲此起彼落,卻誰也不想比誰更突出,或許是他們也正在欣賞著我難得又出現的表情,是用多少次愛別離看淡了求不得的苦澀、用夜熬成的掙扎、時間風味的成熟,和不切實際的浪漫吧。

髒鞋油

👍🏻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