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翠克

派翠克

♂︎ 26

嗨 - - - - - - -- - - - - - -

論壇動態

派翠克

誰還沒睡

派翠克

掛睡 留言 按讚 我去找你

派翠克

有掛睡嗎

派翠克

好無聊

派翠克

有掛睡嗎

派翠克

掛睡嗎

派翠克

哈嘍

派翠克

太無聊

派翠克

現在我要飆高音 想聽打想聽

派翠克

掛睡嗎

派翠克

早安

派翠克

Yyyyyyyy

派翠克

有掛睡嗎

派翠克

她把券放到我的手邊,輕聲地說:「我有點想要睡了。」 我想讓她再陪我一下子,可看著那張券,只好點點頭。 「睡吧,會有好夢的。」 她閉上眼慢慢地問我:「欸、我問你喔,喜歡跟愛的差別在哪?」 「喜歡是現在啊。」我摟著她的肩,忍住自己哽咽的聲音。 「那愛呢?」 問完話後,她的身體一軟,很安詳地

派翠克

「欸欸,我問你喔,喜歡跟愛的差別在哪?」 「妳可以一次喜歡很多個人。」 「那愛呢?」 「我可以做很多次。」 - 她輕笑,輕打我的手臂,我伸出左手要她抱緊我,在騎去北海岸兜風的這段路上,她將身體壓在我的背上,時不時感受到她豐滿的上圍,讓我有點把持不住。 到了預定好的民宿,靠窗的海景很美

派翠克

好累 徵個掛睡

派翠克

「閉嘴啦。」 想起朱煜小時候總是被嘲笑著賣豬肉的豬肉,卻不曾以此為恥, 我羞愧的想難怪我會輸給他一輩子,也情甘願輸了我的一輩子。 「你很愛我嗎?」 「愛啊。」 「那為什麼能忍三年啊?」 「……我怕,對妳來說我只是場遊戲。」 「意思是你很怕我不愛你囉,某種程度上你輸給我囉?」我洋

派翠克

「這是我的榮幸啊,我的小美人魚公主。」他的吻落在我的頰上,像永恆的印記一樣。 我惴惴不安的躲在後台, 外面的吵雜聲響讓我心跳幾乎失速。 朱煜的大掌緊握住我,他朝著我露出總是能讓我心安的笑容。 「有我在。」 我點點頭,深吸一口氣。 「讓我們歡迎新郎新娘進場!」 朱煜牽著我,堅定

派翠克

「夠了!你要陪我演到什麼時候? 這樣你很開心嗎?很好玩嗎?為什麼要這樣,把人當傻瓜耍很好玩嗎?」 我歇斯底里朝他哭吼。 朱煜捧住我的臉頰,強硬逼我將視線對上他。 我不聽使喚流著淚。 「妳的確是傻瓜。」 「對我是!所以要結束這場遊戲沒。」 「只有傻瓜才不知道我是真的愛妳。」 「什麼?

派翠克

「這你家?」我幾乎癱軟。 「對。」朱煜笑了。 我差點哭了出來。 朱煜家超級有錢沒錯。 他家走的是低調奢華沒錯, 他的品性超好沒錯, 我甚至知道他的爸媽是什麼樣子的人。 「朱爸朱媽好久不見。」 我揚起虛弱的微笑,對著坐在沙發上緊靠在一起的愛侶彎腰致意。 「哇梅梅啊好久不見!變得好漂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