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onsky

Vronsky

♂︎ 31

「幸福是孤寂之試煉。」 練習雖寂寞但不孤獨的路上遍佈難關,如果妳也是寂寞的人,那我了解你。

論壇動態

Vronsky

近幾年總覺得自己不上不下,今天到某大學,想與十多年前還是高中生的自己相會,問問那個當年的今日摘下桂冠的孩子,是否預期到30歲的自己長得什麼模樣。 是學術菁英嗎?不,我其實從未想過以學術為業。但那泰半是個富有知識的模樣,至少我記得19歲時的自己,希望能對所有社會科學都有涉獵、有天我能是個社會的好醫生

Vronsky

有個在爬梳古蹟文化上很傑出、有一些專欄在寫的朋友曾說到,他在那一行總有個比他早十年開始耕耘、功力強上幾個檔次的前輩,導致他始終覺得自己不如人。 我其實覺得他很不錯了。我的話,三天兩頭覺得自己不如人...說好的有學有術,技術未臻標準,學問則還拾人牙慧。我常覺得自己只是學得不好的copy cat,文字

Vronsky

開放式的關係我已好好努力過了,我也已經了解自己並不適合。那並非我信仰為伴侶守貞或否定情慾的流動。而僅僅是我渴望自己好好愛人的同時,也私心希望能好好被愛,而分心的愛如同buffet,選擇好多,呵護太少,如此而已。 我也擔心妳會漂泊、只能在渴望更多的愛裡擺盪流轉,下次去月老廟,我願祝您幸福。

Vronsky

當被問到,與吳宜農結束九年相戀,為何能這麼快和山東交往、結婚。楊大正說,因為突然感覺一切都對了,以前關係中的爭執、摩擦都在告訴他這次遇到了對的人。

Vronsky

我知道,我是知道,無論男女,沒有彼此約定的前提下,休幹歡快該是自由。 潘朵拉的盒子,我沒有那個屁股,卻還是打開了。

Vronsky

我想當時我是茫了,那隻蜘蛛並非我的至親,但也絕非素不相似,事實上,我還感念他的陪伴,讓孤獨的我在狀態好時,覺得「嘿起碼我並不完全一個人」。 他就這樣被征服,而我,我後悔沒有盡力維護他,沒能早一步妥善地將他帶回花園。 我也為自己在目擊的當下未曾出聲阻止而後悔。反而壓抑著感情、強裝不那麼在乎、只是自

Vronsky

要從那鄉間小屋搬走時,房東要求得打掃乾淨。我把地板刷了、所有的壁紙用抹布擦去灰塵。房東說不夠,你必須也把吊扇上的那隻蜘蛛清掉、把他結出的阡陌縱橫的公路清掉。那上頭是很多蛛網、也卡了許多蟲屍沒錯,但我從不覺得被他打擾,我其實認為我們只是在共享這個冬暖夏涼的好客廳罷了。我須臾蛇委、總是打哈哈帶過,搬走的

Vronsky

房間裡的壁虎偶爾會叫一下,最近可能實在孤獨,他那麼叫一下,我竟覺得心中寬慰,至少自己不是一個人。我想起在那個有花園果樹的房子裡,我也常獨自一人在客廳書桌用電腦,1與0串接而來的有機關係,我也還是覺得好遠。當時吊扇上住了隻蜘蛛,他偶爾會把他吃剩的蟲子的一部分丟下,這也讓我覺得有他在真好。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