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厚礫缸栽

瓦厚礫缸栽

♂︎ 33

詐騙的模式千篇一律,真心的靈魂孤苦無依。 男人喜歡好看的容顏,女人喜歡好聽的情話, 於是,女人學會了化妝,男人學會了說謊。 我,不一樣。 我不說謊, 但還是喜歡妳化好看的妝。

論壇動態

瓦厚礫缸栽

上一次發文後的48小時不到,我就成了自己的世界中第一個April fool,開我玩鬧的,大概是命運吧。淺淺的失落感跟窗外的雨聲此起彼落,卻誰也不想比誰更突出,或許是他們也正在欣賞著我難得又出現的表情,是用多少次愛別離看淡了求不得的苦澀、用夜熬成的掙扎、時間風味的成熟,和不切實際的浪漫吧。

瓦厚礫缸栽

希望這一次跟交友軟體的告別,可以是永遠。在沒有承諾之前就先用行動證明,是我能想到最虔誠的浪漫。

瓦厚礫缸栽

交過11個女朋友,但還記得每一任的生日,講得出每一段的故事,是專情是花心,不知道誰來認定。

瓦厚礫缸栽

有時候想念,需要奠基在真正的分離上,比如帶著濃情的生離,或骨肉之親的死別。老爹走後的這幾年我還在不斷地找回自己該有的樣子,只是鮮少提及想念,多數時候我會用講述他很多很多的故事來代替,雖然我更想知道的是來不及聽他親口證實的片段。從小就被智商超過160的人說聰明是很沒有說服力的一件事,直到這幾年才發現原

瓦厚礫缸栽

根據模糊的印象統計,我在各交友或社群平台上發的文,高達18.7%跟鹹酥雞有關,也就是我幾乎每發五篇文就會有一次扯到鹹酥雞,推論可能是因為想吃鹹酥雞的日子都是心裡有結,需要出口吧🤔

瓦厚礫缸栽

兩點初頭,在健身房洗完澡滑著手機,享受著最近難得不用任何社交互動的一刻。感覺著世界只有自己的時間跟空間得來不易,即使已經累了犯睏了,即使想到了不算真正渡過的低潮和難以言喻的不走運,也覺得值得。

瓦厚礫缸栽

最近的運氣各種誇張地差,差到可能拿發票去兌上一期會中頭獎的那種,有時候甚至差到令人生氣。時至今日我還是無法看淡那些十足像是命運考試的不走運,尚可慶幸的大概還剩沒有被傳染之類攸關生死的小事了吧。

瓦厚礫缸栽

不教而殺謂之虐 教過一次就要會 想爬得更高,這道理不只是要懂, 還要實踐。

瓦厚礫缸栽

再看到了妳發的文,曾經的期待和興奮化成失落跟惆悵,然後只遠遠地看著。或許是我太抑鬱,總在真正被了解前就先被誤會,又或者是我太卑微,沒人在意是否脆弱易碎。

瓦厚礫缸栽

志偉 宜君 俊傑 雅婷 這幾個菜市場名誰才是真正的老饕? 俊傑,因為識食物者為俊傑

瓦厚礫缸栽

聲音壞掉了還沒修好,心情也是。想起當初決定開始認真生活的動機,那股衝勁卻不再強烈。慣性放淡情緒就像雙面刃,只是現在輪到比較利的那邊了。

瓦厚礫缸栽

不過就是社會中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聚在同一個地方完成一些被賦予的責任,而我只是還不確定怎麼跟那個世代的他們取得平衡。 然後我也還不確定,我有沒有脆弱的資格。

瓦厚礫缸栽

我的聲音壞掉了,我的精神還在。吧。

瓦厚礫缸栽

我的聲音又故障了🤷‍♂️

瓦厚礫缸栽

詐騙的模式千篇一律,真心的靈魂孤苦無依。 男人喜歡好看的容顏,女人喜歡好聽的情話, 於是,女人學會了化妝,男人學會了說謊。

瓦厚礫缸栽

我花了十多年的時間,從不知道是不是憂鬱症當中的憂鬱走了出來,而這幾天的感覺,很像那份熟悉且令人害怕的低落。

瓦厚礫缸栽

這個情人節也算特別了,第一個對話的真實人類竟然是警察🤷‍♂️

瓦厚礫缸栽

因為成長,所以我已經可以在單身又寂寞的時候,還能寬心地由衷地笑著祝福過情人節的你/妳們。 但如果你/妳們誰在明天分手了我會笑得更大聲🌚🌝

瓦厚礫缸栽

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遇到了一個人,而改變這世界用了三十多年在我身上建構起來的認知。

瓦厚礫缸栽

點了一首不會停的串流音樂,解除封鎖了幾乎黑名單裡的所有人,靜靜地坐在桌前整理著東西和心情,並在慣用的小紙條上寫下待完成事項,一陣兵荒馬亂的工作和生活之後,這樣的沈澱來得正好。

想要參與討論與互動嗎?

趕快下載 Goodnight 一起聊天交朋友!